彩票开奖视频 美媒:新一代的美国极端主义正在崛起

        信德网2020-06-06 06:30:054939

        彩票开奖视频 极左?极右?谁藏在美国骚乱背后,美媒:新一代的美国极端主义正在崛起

        美国黑人弗洛伊德死于白人警察暴力执法引发的抗议怒火仍在持续。一个被视为“老派左翼极端主义运动”的组织走入人们的视线“反法西斯主义运动”(Antifa)美国总统特朗普通过推特表示要将其列为恐怖组织。特朗普指责其煽动激进的左翼无政府主义者制造骚乱,但美国国内也有很多人反对这样的说法,并怀疑还有极端右翼组织参与其中。美国的这些极左或极右组织大多呈现分散式网络的状态,且相互缠斗多年。这让美国舆论担心,随着这些代表各种政治势力的“演员”粉墨登场,“形形色色的极端组织正企图把抗议活动变成美国新内战的开始”,加快着美国社会的撕裂。

        神秘的Antifa是如何运转的

        《Antifa:反法西斯手册》作者、美国达特茅斯大学历史学家马克布雷6月1日在《华盛顿邮报》撰文称,“Antifa”是“反法西斯”(anti-fascist)的缩写,是一种用于对抗极右势力的社会革命自卫组织,其传统可以追溯到一个世纪前在意大利和德国抵抗墨索里尼和希特勒的激进分子。美国激进的反法西斯主义者受到欧洲团体的启发,于上世纪80年代后期创立“反种族主义行动”。布雷说,Antifa在美国基本没杀过人,这一点“不像他们的敌人三K党”。白人至上主义者组建的“三K党”曾不可一世,但近年来已四分五裂。法新社称,美国第一个使用Antifa这个名称的组织来自俄勒冈州波特兰的“玫瑰之都反法西斯主义运动”。该组织成立于2007年,当时的目的是推动关闭名为“哈默菲斯特”的新纳粹音乐节。

        《环球时报》记者查询美欧和俄罗斯媒体,无一例外地都提到“反法西斯主义”并非是美国全国性的联盟,而是由数个协会组成,官方对于“反法西斯主义”到底有多少成员尚不清楚,他们的组织与合作方式是松散的,并且与黑人抗议组织“黑人的命也是命”(BLM)有合作,但“反法西斯主义”拒绝与其他组织进行沟通和对话。据美国反诽谤联盟的分析师马克皮特卡瓦奇介绍,对一些Antifa成员来说,目标是与白人至上主义者“展开身体对抗”,“如果他们能遇到白人至上主义者,就要攻击这些人,和他们当街打斗”。

        俄《观点报》等媒体认为,Antifa在俄罗斯和其他一些欧洲国家有分支组织,但大多数时间处于半休眠状态。某些人会定期使用这一组织的名称来动员支持者反对他们不喜欢的政权或行动,当美国出现种族主义迹象时,他们就更活跃。谈到Antifa没有明确领导人的特点,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所所长倪峰表示,美国处于后工业化时代,有组织化的生产已不是主流形态,左翼的工会组织也处于消亡过程中。同时,随着网络普及,社会连接也不需要面对面,有形的组织就减少了,而是更强调网状的平面化管理,所以也不需要领导者了。

        那么,如此神秘的Antifa是如何运转的呢?纽约市一位教授美国史和亚洲史的老师告诉《环球时报》:“2019年,该Antifa激进分子与墨西哥贩毒集团和移民大篷车激进分子合作,在美墨边境地区制造武装冲突。据说Antifa幕后金主就是资助移民大篷车的索罗斯,但这个松散的组织没有特定的领导者。他们主要是推特上‘圈人’,发布集会信息,关注者看到后就会参与。” 纽约Antifa分支上周在推特上发帖称,“我们相信并争取一个没有法西斯主义、种族主义、性别歧视、同性恋/跨性别恐惧症、反犹主义、伊斯兰恐惧症和偏执的世界”。记者搜索推特上的 @antifa_international 账号,发现有大约2.4万名关注者。该组织在美国另一大社交平台 tumblr.com也比较活跃。相关材料还提到该组织有基金会,每年都有年度财务报告。

        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处的一项分析报告说 Antifa由独立的、激进的、志趣相投的团体和个人组成的,他们大多是非暴力者,但也有一部分成员不惜以犯罪方式宣扬他们的信仰。美国《巴伦周刊》称,Antifa只有特定几个州的群体会定期举行会议,成员通常穿一身黑,戴面具,他们反对种族主义、极右价值观和他们眼中的法西斯主义,主张有时采用暴力手段是合理自卫的方式。法新社称,2016年特朗普当选令美国右翼组织受到鼓舞,Antifa自此与他们进行直接对抗,并进行破坏性的非暴力反抗。在特朗普2017年1月20日的就职典礼期间,数十名身穿黑衣、戴着面具的Antifa和其他抗议者砸碎了窗户并烧毁了一辆汽车。当年8月,白人至上主义者和新纳粹分子在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游行,Antifa成为了反示威活动的先锋,并与右翼分子发生肢体冲突。

        据俄罗斯《明日报》报道,在美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副主席基思埃里森和现在的明尼苏达州总检察长等人一直庇护Antifa的成员。在特朗普宣布要将Antifa列为“恐怖主义组织”后,明尼苏达州司法部长的儿子就宣布支持Antifa。美国著名的民权组织南方贫困法律中心没有把Antifa列为仇恨团体,部分原因是这些反法西斯运动成员“不宣扬基于种族、宗教、族裔、性取向或性别认同的仇恨”。文章说,该组织在美国各个城市设有分支机构,成员主要由三种人组成:一是激进分子,将使用暴力作为实现目的的首选;二是自由主义者,将建立合法的政治联系作为优先事项;三是呼吁国家明确禁止法西斯团体存在的群体。俄罗斯政治分析家奥列格米哈伊洛并夫认为,实际上,美国极左派在这次美国骚乱中的作用被夸大了。他认为,特朗普关于Antifa为恐怖组织的声明是试图转移人们对社会问题的注意力。

        在“摇摆州和边境州”缠斗

        实际上,这并非特朗普第一次提出要把Antifa列为“恐怖组织”。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去年8月17日,美国极右翼团体“骄傲男孩”举行集会,目标是将 Antifa列为国内恐怖组织,而波特兰当地的“玫瑰之都反法西斯主义运动”指责极右翼组织将暴力带到波特兰。集会当天,特朗普为极右翼帮腔,他在推特上表示,正在重点考虑是否将Antifa定为“恐怖组织”。还有媒体爆料说,2018年8月在华盛顿特区的一次大规模抗议活动中,Antifa成员袭击了警察以及来自主要媒体的记者,有人呼吁暗杀总统。

        “我们将看到各种恶意分子。无论是在网上还是在集会上,都有极左或极右的煽动者。”美国加州州立大学圣贝纳迪诺分校仇恨与极端主义研究中心主任布莱恩莱文对美国当前的处境很无奈。美国国土安全部的情报报告将责任归咎于“政治光谱的两极”。据《纽约时报》报道,从波士顿到水牛城,从里士满再到萨勒姆,至少有20个城市的示威活动中有极端组织的身影,有时他们全副武装,有时他们挥舞着极端主义的标志。除Antifa外,被怀疑介入这次抗议活动的极端主义运动还有极右翼暴力分子参与的“加速主义者”,他们总是试图加速种族战争,最终目的“是在目前美国的部分地区建立起一个纯白人国家”。此外还有“布加卢男孩”,这是一个支持拥枪的活动人士的在线群体,参与者多为白人。

        据美媒报道,近几年,美国联邦调查局逮捕右翼极端分子的人数有所增加。美国右翼极端分子越来越多地利用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发声明、筹集资金、招募成员和协调训练。过去十年来,右翼极端主义因一些问题而活跃起来,特别是非洲裔总统奥巴马以及特朗普相继上任。南方贫困法律中心正在追踪美国国内1600多个极端主义组织,有的是新纳粹团体,有的专门反对外来移民。在名为“另类右翼”的组织中,很多人强调“白人身份认同”和保守“传统西方文明”。1994年成立的“全国社会主义运动党”是美国最大的新纳粹主义团体之一,在30多个州有分支。

        按照《澳大利亚人报》的说法,全美还有361个民间武装团体。2008年金融危机后,这些民间武装团体的会员人数激增。在华盛顿特区、西雅图、波特兰和底特律的街头,左派和右派的极端组织暴徒用棒球棍、自行车链条和胡椒喷雾器互相攻击。

        在新冠疫情蔓延以及骚乱背景下,美国民间武装团体的活动不断升级,携带武器抗议事件不断增多。该报认为,特朗普上台后,美国左右两派对抗明显加剧,极左派和极右派在一些选举“摇摆州”和美墨交界的“边境州”时有对抗。

        “新一代极端主义者正在崛起”

        “新一代的美国极端主义者正在崛起,包括极左和极右。”美国辛克莱广播集团网站近日发出这样的担忧。如今美国的主要威胁来自国内:无处不在的枪支,政治两极分化,以世界末日般的暴力撕裂中东和北非社会的负面国际形象,汹涌的种族主义及民粹主义浪潮,再加上互联网的力量,推动了政治领域的暴力活动。

        “像大选年这种政治敏感时期,美国左右翼极端组织的暴力行为和冲突会更突出,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这种巧合的背后是否有利益集团操纵。”有不愿透露姓名的美国自由职业者这样告诉《环球时报》记者。他还提醒记者看看美国的一些社交媒体,有人在上面分享“带薪招募职业抗议者”的传单,大部分出价是时薪15美元,甚至有的声称参与一次活动给200美元,这比美国很多州的最低工资还高。从他分享的一段克利夫兰市中心商业区被人打砸的视频看,施暴者多是一些游手好闲的年轻人,黑人和白人都有。据了解,由于美国极右组织的信息大多遭到主流社交媒体的封锁,他们就转向 Telegram这样点对点加密的聊天工具。该软件群聊功能支持上限10万人的大群。

        至于这次抗议活动中的暴力行为到底是谁“指使”的,美国普通民众很容易预设立场。《环球时报》记者接触的一些偏保守派的美国民众认为,因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全美骚乱中,很可能有Antifa 在后面捣鬼,原因之一是“他们屡次在特朗普的集会上搞破坏”。还有一位关注政治话题的美国商人说:“这次破坏活动显然是有组织有预谋的。之前一些出售奢侈品的商家为防止疫情期间出乱子,把货物都提前撤走,钉上门板。为什么偏偏等到6月1日复工前一两天,等商家把货品都摆到货架上,就开始出现打砸抢?”同样,有人指责是极右组织策划的暴力活动,并强调“特朗普在没有明确证据的情况下就指责Antifa 是不公平的”。美国左右派媒体对事件的细节描述总是各挑对自己有利的一面说,这也导致左右两派的群众争吵不断,加速了社会的分裂。

        德国《南德意志报》近日刊文说,种种愤怒和矛盾正不断蚕食着美国社会的凝聚力。文章回顾说,2009年部分极端保守主义者针对经济危机、失业和贫困等现象,通过“茶党运动”表达出对奥巴马政府的不满。十年之后,极右翼组织“爱国者”又在最近几周频繁参与示威,持枪抗议美国政府因疫情出台的出行禁令。尽管他们的政见与极左翼组织Antifa不同,但无一不显示出对美国现有制度的不满,并将其他政治阵营视为敌人,美国社会的矛盾一触即发。

        倪峰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进入新世纪后,美国在经济全球化进程中出现很多问题,社会分化正导致美国朝着极端化方向发展:贫富分化带来“反全球化”运动,也让右翼民粹和左翼民粹兴起;左右分化伴随两党极化,共和党越来越偏右,民主党越来越偏左;种族分化,尤其是特朗普2016年上任后,其支持者中不乏“白人至上”主义者。在他看来,美国极左和极右组织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暴力性比较强,强调暴力解决问题。前些年受关注的“华尔街运动”属于更左,茶党属于更右,但距离暴力、极端还有一定距离。

        相关推荐